【民逗叙事】柴玲被性侵事件回顾

【民逗叙事】柴玲被性侵事件回顾

Views: 52

Please follow and like us:
Pin Share

本文作者:猫叔讲故事

被性侵是一个人一辈子的梦魇。

1990年秋天,美国新泽西。时年24岁的柴玲是普林斯顿大学受人追捧的大明星,而35岁的远志明参与六四之后在普林斯顿做访问学者。他们互相认识且共同参与各种活动。

柴玲的回忆中,她当时刚刚搬进新公寓。某个夜晚,远志明来访,自称是《河殇》的创作人之一,带了电影邀请柴玲欣赏。结果播放出来的电影并不是远志明的新作,而是单纯的黄色电影。 柴玲要求远停止并离开,被其强行按倒在地毯上强暴,整个过程中还用柴掉落的外衣盖住了柴的眼睛。

远志明提上裤子时,还对柴玲随口说天安门屠杀不算什么,计划生育的堕胎更……孩子的眼睛挖出来……堆成小山……

但是远志明的陈述完全是另一个版本:柴玲没车,偶尔会需要他开车接送。某天晚上柴电话叫他来,开门时穿着睡衣。他认为柴是在引诱他。随后两人进入卧室,在两情相悦的情况下发生了性关系。 他强调那晚没看黄色电影,做爱之后也没有说那些吓人的话。 当时,远志明的妻子刘丽莉和一岁半的女儿还在中国。

柴玲为何没有在被强暴后报警? “那时我为了保护民运的声誉,决定不把你报告归案。回头看来,这样也免了你因强奸罪入狱十年剥夺自由的惩罚。这是神对你的多大的恩典!” 与我们常看到的性侵案例不同,柴玲作为受害人在当时有着比加害人更高的社会地位和更多的舆论渠道,但她还是选择了“顾全大局”。

2009年12月柴玲成为基督徒,2010年4月正式接受洗礼。 1991年4月远志明受洗成为基督徒,2009年10月成为牧师。 加入教会的柴玲,试图通过信仰来医治20年来的心理创伤。

2011年11月,柴玲在宗教意义上“饶恕”了远志明,并告知远志明要求其认罪忏悔。而远志明却威胁柴玲闭口,并通过解释圣经误导柴玲——事情发生后他入教成为了“新造的人”,不需要认罪忏悔。 自此,柴玲与远志明开始了长达40个月的沟通与拉扯。

柴玲决定按照马太福音18:15-17程序解决这件事: 个人私下沟通→带见证人沟通→交给教会处置 2012年12月,柴玲先后找到三位牧师沟通求助,分别得到“祷告,等候神”、“建议不要管”、“发怒,不要调查”的回应。 2013年4月,柴玲写了关于饶恕的公开信,信中【没有提及加害人的姓名】。

2014年6月,柴玲与远志明各带一名牧师见证人在波士顿会面,即本文开头那两个版本的叙述来源。结果连柴玲的见证人都倒戈向对面,柴玲面临1:3的围攻,感觉“被骗,被羞辱”。 2014年11月,柴玲通过测谎测试,证明自己没有说谎。并发布第一封公开信《我们永远可以找出真相,你愿意吗》。信中主要人物匿名。

2014年12月,曹长青网站得到授权转载公开信,并还原主要人物的真实姓名。 2015年1月,13名牧师连署了对柴玲的回信,要求远志明积极回应,接受测谎,接受调查。 2015年2月10日,18位华人牧师宣布成立调查委员会,开始调查。

2015年2月23日,调查委员会公开调查报告,证明了四项案例:

1.柴玲1990年在波士顿被强奸

2.1989年朱女士在巴黎被强奸

3.2013年5月的在德国的第三案例(不当行为)

4.2013年9月在巴黎诱奸未遂

对于性侵犯来说,多次作案是意料中的事情。 2015年2月27日,美国《今日基督教》头条讲述整个事件。

2015年2月28日,远志明所在神州协会发表通告∶远志明辞去一切事奉和事工;3月2日,远志明发表声明,承认自己婚外性过错,但否认一切刑事罪责。 你没看错,即使有这么多同行调查的结果,这么多人证指控,远志明也只承认自己是婚后出轨。

远志明在此之后仅退隐一年,便于2016年3月复出,重新开始公开讲道。 这八年前的旧事,很容易让我们联想到去年发生的滕彪性侵案例。2023年6月,心语女士公开指控著名民运人士滕彪在2016年对她性侵未遂。

滕彪就像当年的远志明一样:安抚、哄骗、拖延、造谣、施压、收买。 然后是一封道歉信,不承认性侵,把毕生的文采化作一句“笨拙的求爱”。 再之后沉默低调了仅半年,又开始满世界的参加会议,扮演自己民运大咖的角色,仿佛之前什么都没有发生。

回到远志明的故事线,更魔幻的剧情上演了。 2017年三月,已复出一年的远志明,携妻子参加澳洲悉尼的第四届国际婚姻家庭节! 夫妻俩身着婚纱和礼服高调亮相,在报道中,描述两人“恩典中重生,现在愈加恩爱美满”,“远志明真诚透明,对信主前外遇的事毫不遮掩,曾多次公开认罪悔改。” 外遇……

这一举动无疑是远明志仅承认“婚内出轨”的延续,甚至还塑造了远浪子回头的感人事迹,成为了夫妻恩爱的典范? 基督日报这一篇报道的标题是: 《无惧外遇累累伤痕远志明牧师携妻见证婚姻中爱与恕》

再看另一时空的滕彪,2016年4月发生了性侵事件,仅6个月后,知情的滕彪妻子,发表了长文《细雨中的独白——写给十七年》,回忆她和滕彪相恋的感人故事。 直到2023年2月12日情人节前夕,公民力量网站《義報》还在刊登滕彪夫人王玲十年前写给滕彪的诗,继续塑造伉俪情深的形象。

这是怎样一个魔幻的世界? 是不是每一个性侵惯犯、民运男领袖的背后,都有一个坚决支持他到底的女人? 是不是每一个性侵惯犯、民运男领袖的妻子,都愿意配合这个肮脏的灵魂,忘记自己也是受害人的身份,去表演爱与饶恕,去假装圣洁?

那些受害人面临的是什么? 恐惧、威胁、噤声、忍耐、忘却。 即使其中一小部分人勇敢的站出来,也会遭到百倍的嘲讽与污蔑。

指控王丹性侵的台湾男生李元钧,一个铁杆深绿,被称为中共间谍。 指控远志明性侵的柴玲,被攻击与中共合作,生性放荡,想出名。 指控滕彪性侵的心语,仅因为公布时间临近六四,被怀疑不怀好意,背后中共操作。 一面反共的招牌,遮掩了多少贪婪的欲望,人性的丑态。(完)

 高配VPS 4核8G仅需6.99美元/月,5T流量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